HOME

29 November 2007

怡保行

待会儿,去Ipoh Parade 看不知什么侦探的电影,刘青云演的。
现在,下载着新港剧,《铁嘴银牙》以及《两妻时代》,再加上《斗牛,要不要》~~~

怡保,我番黎了!

昨天,我载着欣,婆婆,欣的弟弟及晚姑(小姑),重新踏上怡保的土地。,阔别了四个多月的怡保还是一样忙碌。
今天,打算去旧街场叹白咖啡,然后去益丰陪欣买书包,顺便,找一找我突然想玩的一款从前一直都玩不玩的SLG游戏《天地劫-神魔至尊传》~~~晚上的话,昨晚约了好朋友阿发,还有洁希(注:英文),还有联络几个朋友出来喝茶,可惜有几个对我都不理不睬,哼!
现在,该出门咯~~~怡保,我回来了。

27 November 2007

续心境之晒衣-优舆劣之分

说起晒衣服,从以前开始,我就有一种很幼稚可笑的想法和举动,那就是我会把吊衣架分成优劣两种,那种“肥肥的”我不喜欢的衣架就属于劣,而那些“扁扁”的在我就是优。
每当和妈妈吵架过后,我不服气的晒衣,可是我就会用那些的来吊妈妈的衣服(笑),哥哥或大弟弟的衣服也是那样,呵呵。然后就自私的用那些的来吊我的衣服,想想还真是幼稚的举动XD
偶尔,妈妈的裤子里会有一些纸币,那时候我就会偷偷把它们收起来,自己用,很自私吧?小时候就是这样。

25 November 2007

幸福又快乐的一天

今天,下午一到女友家,她母亲立刻就说:志凉来,我给你喝这个。
接着就盛了一小碗满满的海鲜褒给我,里面满满的都是好料,有:鱼鳔啦,八爪鱼的触手啦,等等的,全都是好料!说真的很高兴。
说起女友的家庭成员,我很庆幸他们都很好相处,尤其是妈妈,我可以有好多话题和她聊,八卦时事都行~~~
至于爸爸呢,每次见面我都会向他问好,他应该蛮满意我的,时常他都会买盐焗鸡
给我和家人吃。
至于弟弟们啊,大的弟弟因为我有玩同样的online game,所以有点话题可以聊,小弟呢,这两天我到女友家谈天时他都有主动插入话题呢。
接着,今天也和欣幸福的逛了街。
结论:今天真是幸福又快乐的一天。

主题的定义

飞澜,是从从前的昵称转变而来的。
从前的昵称是:非蓝(feilan)
因为不想舍弃其音,所以取了现在这个主题的名字。
:1)鼓动翅膀在空中活动。
:大波浪;波浪。
虽然我没有翅膀,也不是波浪,但我希望我能飞,不随波逐流,因为我就是波浪。
飞澜:自由自在,由自己主宰。

无聊的疑惑

从很久之前,到底是何时已不可考了,我就有一个疑惑,到底梯级是如何计算的呢?是从平地开始算起,抑或是从我们踏上楼梯那一级开始?
到现在我还是想不通,常常也执着于梯级是单数还是双数这个无聊的问题中。
╮(╯_╰)╭

弟弟

一回到家,弟弟们就喋喋不休的向我报告很多很多事情,我都仔细去听,因为自己漏掉了四个月的在家的时间,所以,弟弟们向我说话,我也一直说:然后呢? 鼓励他们说下去,因为从前我在家里就是负责当坏人的XD(妈妈老是拿我来恐嚇他们XD)
家中排行第四的弟弟,生病了,就是俗称的“水痘”,好啦,趁机减肥也好~~~

心境

不知道为什么,回家后,心境好像起了一点变化,感觉有点变了。当我替妈妈晒衣时,意外的觉得轻松很多,从前提到晒衣,只会觉得为什么衣服那么多?要晒死人咩?为什么不直接晒在铁丝上就好?为什么要用吊衣架?(多了几个步骤),等等之类的。可能是在外面四个月了,想法在新环境中被磨练了,大概是成熟了吧(笑),现在我晒衣,直接就拿起吊衣架,把衣服挂好了,直接披在铁丝上的念头更本没想过,怪哉。

24 November 2007

自由

连在自己的女朋友的blog留言都没有自由……可能在过不久,自己就会被她给消失掉了。

续发的第一篇文章

在巴士上,三小时半的车程,我完全睡不着,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呢?可能是在过一会儿就可以看见女朋友了。一路上,用laptop里仅剩的电量,看了哆啦a梦最新剧场版《大雄的结婚前夜》,还有铁嘴银牙第十集。
接着听歌,然后天黑了,想起女朋友蛮喜欢看月亮的,就拍了几张婵娟图,再录下窗口外面的月亮,想给她看。
录着录着,就到了Medan Gopeng了。爸妈还有哥哥及弟弟们,还有欣,在Unser里等着我,回家的感觉真好。在车里,一家人高谈阔论的感觉实在很好,很温馨。爸爸,撞见熟人,还对他们说,整车都是自己人,他和妈妈都很认同欣,我好高兴!
对了11月22日,是我爸爸生日,我在他生日当天回家,算是一个很好的礼物了 :)
我和欣还有买了一瓶《养命酒》给爸爸,补一补身体,因为爸爸也老了……

我在这里的第一篇文章。

申请这个部落格好一段日子了,一直忙得没有时间写下一点东西。
好不容易在昨天回家了,拿着laptop就在楼上上网的感觉真好~~~(因为再也不用怕半夜偷下楼开电脑被爸爸发现了XD)
然后呢,就顺便稍微的叙述一下回家的过程。大约11。45分,我和Jeff刚刚来到机场,然后我们就去吃KFC啦。岂料,竟然在KFC旁边的StarBuck Coffee看见Dekan!!!
接着,就吃了一顿据杰夫说比安顺贵了七十仙的KFC快餐。
然后,我就登机啦。在飞机上,有一件小小的突发事件,那就是,飞机遇到乱流,大概是不太大的,所以事前飞机一直都在轻微的晃动,可是,突然间,整架飞机往下沉了一下,我整个身子一瞬间往上跳了一下,然后,看看四周,发现有些女乘客竟然在笑,想必是她们缺乏危险意识,抑或是她们实在是临危不乱?怪哉。
然后,在飞机登陆前,整辆飞机冲入了一阵白雾当中,让我担心飞机会不会出事呢。
接着,到了LCCT,找不着Yoyo的柜台,唯有摇个电话向Untie求救,她叫我直接坐巴士到KLIA搭Triton回怡保,接着,给了RM1.50,就上了一辆直通KLIA的巴士。
没多久,就到了。然后,在车上……(未完待续)